鬼龍くろ

各位制作人和偶像们大家好,我是「Rhythm Link」事务所旗下组合「红月」的成员鬼龙红郎。不管是打架还是缝纫,都请交给本恶鬼吧!

咳咳……咳……好呛……

迎面而来的尘土呛得我直咳嗽,自己的衣服也积了一些。突然察觉到有什么人在叫“鬼龙前辈”,原来是制作人小姑娘来找我商量年会的事情啊……我刚刚接到事务所高层的通知要提前做好年会的准备,除此之外还要和「红月」的大家商量一下关于元旦的计划……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也许是因为太忙了,所以有同事感觉到烦躁也是正常的。要想做好一些事就需要心平气和地,而不是浮浮躁躁,这样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如果做出了冲动的事情,后果也不好吧?我以前也是个浮躁的家伙……大概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或多或少能沉住气。说话的时候也要三思而后行,不能把太多的情绪带入,这样对谁都不好。工作还是要学会沉住气。正所谓“人要用三年时间学会说话,却要用一辈子学会闭嘴”,还请有些浮躁的同事冷静下来,好好面对工作才是偶像……准确的说,是所有人应该做好的。

小姑娘,我也不打扰你,你去准备年会的工作吧?

(个人四星卡面故事.b)

我望着宿舍里的历史书籍,日本史和世界史的混杂在一起。本身就不擅长学习和记忆的我,一下子就更头疼了,啊……快饶了我吧……做体力活我倒是没啥问题,可是这些要动头脑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擅长,而且看书时间长还会犯困……

事情的起因还要说到莲巳接下了一期「红月」的历史类智力猜测节目,据说是因为我们给人留下了和风的印象。有这样的刻板印象也不是不理解,只是一时苦恼自己能否胜任这次工作。就在自己走神的一瞬,莲巳他还有点怀疑我有些不满……这并非是不满,只是单纯地感觉到不安罢了……只是这工作是凭借我们特有的个性才换来的机会,还没有尝试就放弃不是我,更不是「红月」的风格吧?莲巳也说了我们会出演更多的历史类节目,作为组合的副将我也不能落后。所以我也绝对不能暴露自己没出息的一面!

为了充分做好准备,我就利用莲巳带来的参考书复习知识……居然还有日本史词典和小考试吗?不愧是以前参加过「革命」的人……准备可真周到!我以为毕业就可以逃脱考试的折磨,没想到变成社会人士也要面对……真是让人郁闷……我翻看着词典的内容,按照莲巳的指示寻找记号笔划线的地方记忆,他居然划了这么多……只是这词典也没有多少使用痕迹,跟新书很像。以他的风格,是绝对会把书本写满笔记的。是……之前用过的变得破破烂烂,所以才买了一本新的重新划知识点啊。

“在重新划线标注重点的同时,自己也会因此学到许多新知识……”

莲巳是这样说的。不愧是曾经的优等生,真的很热爱学习。我看着他标注的知识点,线画的很笔直,和尺子画的线没什么区别。甚至是为了学习重新买了一本……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那我也要好好学才是!先找找自己更容易理解的时代……那就从战国时代开始吧?虽然莲巳也说过允许我做批注和标签,之后他的偶像生涯也会用到这个,我怎么好意思能让我的字迹弄脏他的书?我还是做他的守望者,这样就足够了……现在就趁着词典还是崭新的,就让它的内容深深印在我的眼底……♪

【过了一会儿】

面对着书海,我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住。这样下去我的脑子里都会蹦出来这些词汇吧?我知道我自己能力有限,记笔记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记忆方式了。诶?还要考试?饶了我吧……

题目:「第一位战国大名」的后北条氏祖先是谁?

提示:「以下犯上」「小田原城」

“是小田早云……?”我思考片刻后回答。不过是侥幸,我虽然看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记住多少词汇……这个只是印象深刻罢了。这些密密麻麻的知识点,读完整本书都要费很大劲儿了……

不止这一本,居然还有世界史?刚刚才被日本史折磨……考虑到节目出题的范围是历史内的,我也能理解莲巳准备了这么多的原因。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配合莲巳学习了……

一翻结束后,我感觉到久违的困倦,就仿佛回归到高中时代那样。那个时候我为了不参加补考,也没少找莲巳和仁兔补习和问题。即使文化课成绩不如意,我还是硬着头皮扛到毕业。

但是通过今天和莲巳的学习,我意识到并不是说学生时代结束就不用学习,学习是伴随我们一生的事情。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步入社会就放弃学习,也不能把学习当作是完成工作的一个任务。「偶像人生每天学习」,不只是为了节目学习,人生更是要学习。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

这么一想,我觉得……看这些知识点,也不是什么坏事,还让我悟出了深刻的道理……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学习吧?

呼……有点冷啊……

我搓着手,对着手哈气以取暖。望着夜幕降临的街道和灯火,不自觉感觉到腹中的饥饿感,还有肚子里传出的叫声……幸好我身边没有后辈在,不然我这个前辈可真不像话。

街边一家小摊传来的香气让我停下脚步,那股熟悉的独有的香味,好像是……以前经常去的关东煮小摊。

“红郎君好久不见了!”

摊主叔叔对我打招呼,我也回应着他。记得小时候冬天妈妈带我出门购物,我那会儿肚子饿了,对着那个小摊看了好几眼,咽下口水。但是看见妈妈手里的那些重物,我也只好作罢。

“老板,请给我一份关东煮。”

我没想到我的小心思被妈妈看出来了,她竟然主动掉头去为我买心心念念的关东煮。摊主叔叔一边随和地说“好嘞”,一边给我们准备着食物。我开心地接过去,迫不及待地接过去吃,不慎烫到了自己的嘴。

“红郎你慢点吃啊……”

我对着丸子吹气,看着妈妈的样子,把那颗丸子给她吃。

“我不用吃……”

“可是,好吃的东西就要给爱的人分享,不是吗?”


我和叔叔谈论起那个时候,他还说我小时候笑起来很憨。没想到时间不等人,一转眼我就已经长这么大了,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家里的变故,我的身份……

即使如此,也有一些东西没有变吧……

“叔叔,四份关东煮!”想到同队的莲巳和神崎,还有舍友衣更,我又回忆起我对妈妈说的那句话……

好东西是要和自己所爱的人分享的。看似是很简单的关东煮,却是冬日里珍贵的回忆,它温暖着我的内心……

捉弄(屠屏)

今天在事务所听说乙狩和平时不太一样,不仅是发型梳成了大背头,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像是不良。只要我遇见他,他基本上就是在观察着我的举动……大神也在跟神崎吐槽这件事情,甚至还怀疑他是不是和谁身体互换了。

仔细想了想,原来是乙狩在模仿我吗?不如就这么将计就计,捉弄一下他们?我借了事务所一位同事的梳子,给自己梳了个三七分刘海,走到了大神和神崎的前面。那个时候大神好像还在摇晃着神崎。

“是……鬼龙……殿下吗?”神崎有点晕晕乎乎地问。

“神崎,我不是鬼龙前辈,我是乙狩……大神你也别欺负神崎了,弱小的东西就由我来保护。”

……

“鬼龙……前辈?你会不会和阿多尼斯交换身体了?”大神停下了摇晃的动作,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怪不得今天的阿多尼斯换造型了……”

总感觉……我好像把事情闹大了……整个事务所的同事都把我当作是乙狩对待了,吃中午饭的时候神崎拉着我去点肉,朔间和羽风还在摸着我的头……

“鬼龙前辈,还是别装了……”乙狩走过来对我说。

嗯……今天故意捉弄一下他们,虽然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也让我看见了这么温柔的大家……也不算是坏事吧?之后乙狩对我解释了他为什么模仿我的言行,原来是为了演好一个和我性格很相近的角色?我听完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这种事情直接问我不就好了嘛,何必只模仿我的举止。

乙狩并不是我组合的后辈,虽说他为了进步,尝试着模仿他人的举动,这样的行为的确是有些呆呆的。至少这样也证明乙狩对于偶像的热爱和他为了目标而努力,我这个前辈也不能落后啊!

野外迷路

(是和@礼瀨 マヨイ 的互动帖,就当作绑专了,也辛苦@Shiina Niki找人了 .b)

乘坐从神户到静冈县的单轨列车,我的兴趣圈子——「留宿户外队」这一次在富士山展开了登山活动。天满一路上都在呼喊“Dash dash”,月永想借着这次机会获得他的「inspiration」,椎名他也在期待着这次活动。我注意到,只有礼濑一个人很小心翼翼,还总是担心自己给兴趣圈子的各位拖后腿。

至少这一次,也帮帮他吧?毕竟和礼濑同队的天城(一彩)也是我在「武道家•心」的后辈……总得让他适应和别人相处吧?

我们登富士山有一会儿了,也许是因为海拔的上升,我感觉到寒意。现在明明是秋天,山腰上就仿佛是冬天,天满和月永忍不住打了喷嚏。

“要不……我们歇一会儿吧?”椎名坐在地上加衣服,“我感觉我有点累了……”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累的,但是也要照顾一下大家的体力。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让礼濑他也稍微放开一点吧。

“现在有点冷了,我不是很累,就去给大家捡一些柴火吧?礼濑也跟我一起吧?”

“呜噫噫噫噫噫噫……和鬼龙さん一起吗?那……那好吧……”礼濑有些唯唯诺诺地回答道。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到,是不是因为我的外貌,惊吓到了他……

结果就是他一直跟在我后面,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就立马缩成一团,还有些小声地说“不要吃我”。我甚至都没有找到机会和他搭话,我也不擅长和礼濑这种类型的人说话。

“鬼龙さん,我们是不是……走回之前的地方了?”

我连忙查看周围的情况,糟糕……怎么迷路了。手机没有信号,指南针也是摇摆不定,我们两人手里也只有这些树枝。这下头大了……现在我们就完全是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走。突然吹起一阵风,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抱紧了胳膊,和礼濑凭借着直觉往前走。

“啊——”

是礼濑的声音,他好像快摔下去了!我连忙抓住他的手,把他往上面拉,手中的木柴撒了一地,一部分被风吹了下去。

“礼濑,抓紧我!”

“对对对对不起……鬼龙さん,我给你拖后腿了……果然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凭着自己的一身蛮力把他拉上来。幸好最后他顺利地脱险了,从悬崖边上来了。

“我说你……也该放开一点了吧……”我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谢谢鬼龙さん…原来您这么温柔呢……”

我总算是看见那个胆小的礼濑露出了笑容,虽然迷了路,不过我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吧?我们捡起地上的柴火继续找路,不知不觉中天也黑了。我们现在身上除了柴火什么也没有,就只能在一处平地休息。

“没想到钻木取火你也会呢……”

“没什么,我能帮到鬼龙さん就好……”

我们就在火堆旁边坐下,幸好礼濑身上还有点他找来的地瓜,我们也不至于挨饿。

“礼濑不是很能干嘛,以后就别说自己拖后腿这种话了。如果不是你我就饿肚子了。”

就这样,我们两个在没有帐篷的情况下在外面过了一夜。我躺在火堆旁边的空地,用训练服盖着自己的身体睡着了……

(第二天)

我隐隐地感觉什么东西在戳我,醒来一看是椎名他们找到我和礼濑了。

“鬼龙君你再睡我就要把你吃掉了!”

“好好好……话说,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

我们从月永和天满那里了解到,是椎名用自己灵敏的嗅觉,顺着礼濑的气味(?)找到了我们……这家伙……怕不是人型GPS吧?还说礼濑身上有什么好吃的味道。

“唔噫噫噫噫噫噫……椎名同学我不好吃啊啊啊啊……”

哈哈,既然汇合了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至少这一次和礼濑独处,我也感受到他对我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这次富士山之旅,还是蛮有意义的。


(又一次和@Nito Nazuna(更不勤。 的cb互动.b)

最近越来越冷了……早晨我锻炼结束回到星奏馆,偶然遇见了仁兔。很久没有和他见面,我们两个人就在共享房间寒暄起来。不如……我这匹“饿狼”就稍微捉弄一下这只“小兔子”好了……

我就俯下身,双手拖着仁兔的脸颊揉。

“呜呜……哄囊青尼芹以点……唔嗦发涂自不清……(红郎亲你轻一点,我吐字不清了)”

“好好好,我不捉弄你了!”我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不得不说仁兔很注意保养呢,你的皮肤好像很不错呢。”

“哼哼,那是当然,只要注意作息规律,每天坚持擦润肤霜就好了。这是岚亲告诉我的。”

他突然在盯着我的脸,眉毛皱着,然后他示意我低一点,闭上眼睛。总感觉有双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揉来揉去,还有点黏糊糊的……

“仁兔,你这是……”

“好了,红郎亲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清爽,仁兔手里拿着一盒润肤霜。难道刚才他是在给我涂抹这个吗?我平时也不太注意这些,不管是夏天涂防晒还是冬天涂润肤霜……莲巳也因此没少说过。可是这玩意黏糊糊的我好不习惯……

“刚才是对红郎亲捉弄我的小•惩•罚哦!还有冬天一定要注意护肤哦,就算是男孩子也要保养好皮肤,我们可是偶像。”

他还把一盒润肤霜送给了我,是蓝色塑料盖子的,上面还印着“潤いクリーム”(润肤霜)和小兔子的图案。我又欠了他一个人情呢。即使是在大家眼里很可靠的我,也会有疏漏的时候,特别是护理这一方面。我也要想办法适应这些护肤品了……

(是天下布武的戏,理解可能稍有偏差,ooc致歉.b)

妄自菲薄是我最大的缺点,这话是莲巳说的……我从来都没有和现在一样,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一切还要从一份企划说起:Rhythm Link事务所是个老牌事务所,那些有排面的工作基本上都是高层安排给他们的,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人是几乎没有机会参与的。然而「UNDEAD」和「Ra*bbits」和我们「红月」是同一时期的,他们都能接到有排面的工作。也许是和「Crazy:B」的挑衅有些关系,事务所不敢轻易动用我们有点关系……但是根本原因,就是「红月」自身的风格,传统与和风,这种风格简直是太常见了,很难得到观众的青睐。为了应对危机,我和莲巳准备了自认为很好的企划书,就是在服装这方面,是我设计的。我本以为企划能很顺利……可是那些事务所的高层说「你们是打算穿着这么不入流的衣服去唱歌跳舞吗?简直是难以置信。这是要给我们事务所的招牌丢脸摸黑吗?」

因为我没有具备真正的实力,所以才连累了莲巳和神崎……我这种人,或许就是危害「红月」的癌细胞吧……

因为这件事情,我和莲巳久违地吵了起来。

“都说了,你这家伙少说那种话,别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你这种性格,我早就看不顺眼了!”

他就是那种不论何时何地都只认为自己一个人是对的,周围的人就像是傻子一样,做什么都是错的……真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你到底在激动些什么啊?我从来就没说过那种话,你在认真听吗?”

切,就算我听了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就是个愚笨的人,脑子不好。莲巳说这也许是和我曾经是不良的经历有关,给我留下了心结,不过……偏偏这个时候神崎也在,真是的,我怎么能在后辈面前对着队长大人乱发脾气。

由于最近「红月」的工作很少,神崎他才能准时地上学放学,然后回到事务所。我当时太激动,都没能察觉他的存在。即使莲巳提醒我不能迁怒于人,我还是有些不爽,我是不是做什么他都看不顺眼?!

“这话是我问你才对吧,我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我现在生气可都是为了你啊?”

我什么时候拜托他做那种事了?自以为是的家伙!现在谁还会对一个地位岌岌可危的组合有兴趣呢?反正“伟大”的队长大人他“说什么都是对的”。那我们在不在都无所谓了,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趴在空中庭院的护栏前,微风吹起我的头发,我朝着下面的风景望去,回想着刚才和莲巳吵架的那一幕……迄今为止我都在干些什么呢?丢人丢大发了!不是莲巳他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而是他太完美,只会说正确的话……如果放到以前,我就最讨厌那种只会说教用大道理压着别人的性格的家伙。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能做到走上正途,改变自己错误的想法,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不是一个劝诫就能做到改过自新的。

说起来以前,妈妈也是这样批评我的……比如说要把头发梳整齐,用过的东西放回原位,不能欺负小斋。也许是莲巳的性格和妈妈的性格相似,我才能被他吸引吧?明明说过要做到保护好自己的青梅竹马,结果我没有做到。本想以后不用暴力,很多时候又不得不暴力地解决问题。我把莲巳他当做了救命稻草,就像是个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我变得开始依赖于他,放弃了独立思考,因为那样会更轻松一些吧……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只不过是被大家吹捧为全校最强,就以为自己很强悍,但其实和婴儿时期相比根本就毫无长进。」

「不过啊。就因为不论何时莲巳都是正确的,所以他才会批评这样依赖着他的我,说让我自己去思考……」

「他让我不要把脑子笨当做借口,让我好好运用父母赐给我的脑细胞,转动脑子去思考问题。」

可是我根本就不擅长这些,所以才会冲动地使用暴力吧?

老妈,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阅读提示:我不是按照游戏里写的.b

欢迎光临吸血鬼城堡,作为小姐/先生的引路人,我将邀请你来参加「百鬼夜行」的盛宴。请随我来到大厅。(弯腰行礼,随后单膝跪地轻轻牵起你的手,起身,托住你的腰)不妨和我共舞一曲?

哈哈,你是说说我像个混混,穿上吸血鬼的衣服还是有模有样的血族中的贵族吗?虽然平时我是和队友出演传统的日式风格的演出,偶尔换成西洋风也没什么吧?看你刚才很享受的样子,那就是说明……我的舞蹈还是有很大的进步呢。

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你我二人的双人舞了,莲巳和神崎还在等着我准备《月光奇谭》的表演。我先送给你一些自制的蜂蜜糖,我不太会说甜言蜜语,所以就用糖果来让你感受到甜蜜。如果你喜欢的话,那我以后就多准备一点。

那么,请你来享受不一样的「红月」的表演吧!现在就由我们大显身手了!

阅读提示:同Treat部分,都是自己原创的.b

哦呀?你身上的血液问起来很香,不知道合不合我的胃口……(轻轻舔自己的嘴唇,露出锋利的獠牙,逐渐向你的脖颈靠近)居然在发抖,是害怕我这个吸血鬼吗?

(怀中的人因为感觉到害怕,于是猛烈地推开了我)啊哈哈……开个玩笑,我只是因为学院准备的活动所以才扮演吸血鬼,怎么可能是被朔间附身了?哈哈哈,毕竟成熟的男人还是要稍微有点危险气息才能更有魅力……

刚才吓到你了,抱歉啊……你是说……刚刚我的举动已经让你感受到那种「富有危险气息的魅力」了?看来接受朔间他们的指导还是有点帮助的……

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你我的二人时间了,莲巳和神崎还在等着我准备《月光奇谭》的表演。我先送给你一些自制的蜂蜜糖,就当是对刚才吓到你的行为的道歉。不过偶尔捉弄一下你,看见了你被我捉弄的可爱的表情……如果有相机的话真想记录下来。

那么,请你来享受不一样的「红月」的表演吧!现在就由我们大显身手了!

各位万圣节快乐啊!事务所的活动我也准备好了,但是我还要去梦之咲学院那边处理事情。「Trick or treat」的话,也只能在学校进行了。看来今天注定不平凡呢。就是不知道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Trick选项     Treat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