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龍くろ

各位制作人和偶像们大家好,我是「Rhythm Link」事务所旗下组合「红月」的成员鬼龙红郎。不管是打架还是缝纫,都请交给本恶鬼吧!

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发出来,是cb向,根据大川漫画写的。我会打上角色tag,如果踩雷致歉.b

(又一次和@Nito Nazuna(更不勤。 的cb互动.b)

最近越来越冷了……早晨我锻炼结束回到星奏馆,偶然遇见了仁兔。很久没有和他见面,我们两个人就在共享房间寒暄起来。不如……我这匹“饿狼”就稍微捉弄一下这只“小兔子”好了……

我就俯下身,双手拖着仁兔的脸颊揉。

“呜呜……哄囊青尼芹以点……唔嗦发涂自不清……(红郎亲你轻一点,我吐字不清了)”

“好好好,我不捉弄你了!”我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不得不说仁兔很注意保养呢,你的皮肤好像很不错呢。”

“哼哼,那是当然,只要注意作息规律,每天坚持擦润肤霜就好了。这是岚亲告诉我的。”

他突然在盯着我的脸,眉毛皱着,然后他示意我低一点,闭上眼睛。总感觉有双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揉来揉去,还有点黏糊糊的……

“仁兔,你这是……”

“好了,红郎亲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清爽,仁兔手里拿着一盒润肤霜。难道刚才他是在给我涂抹这个吗?我平时也不太注意这些,不管是夏天涂防晒还是冬天涂润肤霜……莲巳也因此没少说过。可是这玩意黏糊糊的我好不习惯……

“刚才是对红郎亲捉弄我的小•惩•罚哦!还有冬天一定要注意护肤哦,就算是男孩子也要保养好皮肤,我们可是偶像。”

他还把一盒润肤霜送给了我,是蓝色塑料盖子的,上面还印着“潤いクリーム”(润肤霜)和小兔子的图案。我又欠了他一个人情呢。即使是在大家眼里很可靠的我,也会有疏漏的时候,特别是护理这一方面。我也要想办法适应这些护肤品了……

(阅读提示:是es1时期,罗马音在画的时候写错了很抱歉,好久没有写和专兔的文所以有感而发,仁兔版本的在这里~♪ .b)

呼……总算收拾地差不多了……

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我抹去额头的汗水。明明快入冬了,也许是长时间的清扫房间,我感觉到身体的炽热,看来……工作量有点大,如果衣更他们在的话,或许会轻松一点……

存放着书本的箱子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其实我本来是个粗人,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感兴趣。自打我参加了历史知识节目,也开始看书了。整理箱子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幅画,好像是……一年前我没有毕业的时候,在美术课上画的。

画面上的仁兔勾起了我的回忆:那是高三时代的美术课,老师让我们在班级找一名理想的模特,以“最棒的笑容”为题画画。

唉,那几个家伙果然还是……翘课……我望着寻找搭档的众人,最终还是选择了那个“老搭档”仁兔。仁兔本身就很好看,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的……只是他,我该怎么样,去描绘这个少年的笑容呢?

“红郎亲在思考的时候总会皱眉呢……”

少年突然开口说话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地摔下去,幸好我块头大个子高,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也就是有点轻微的疼痛。

“啊……抱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了。”我坐起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不是,有点影响你?”

“没有那回事哦,我倒是看着红郎亲的脸,有点灵感了。”

他的脸颊浮出笑容,开始勾勒自己的画。自从脱离了「Valkyrie」之后,他似乎也在表现出真实的自我了。仁兔成鸣,他就是他自己,是活生生的人,他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也就是这一瞬间,我有了灵感,开始沉浸在画画的乐趣中。我成绩向来不是很好,作业也是勉勉强强合格,只有这一次……也许是因为我经常画服装设计图,有点绘画功底的缘故,少见地拿了优秀。结果时间一长,我就把它压在箱底,直到现在才看到。

既然我当时是报以对他的祝福所画的画,那么现在送给他还来得及吧。待我收拾好房间,我在书桌上,给这副画留下了签名。

“最高の笑顔,Nito Nazuna。by——鬼龍紅郎。”

现在就拿去送给仁兔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呢……

不过仁兔都能做到舒展眉宇,露出真实的笑容,我是不是也可以做到呢……

@Nito Nazuna(更不勤。 

(和红郎绑专的专属兔的对戏,ky红兔我一律/创/四.b)

今天下午我出门碰见仁兔,仁兔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而且他还在刻意地去掩饰。之前朱樱跟我说过,吃甜品能让人的心情好起来,我们两个也很久没有聚聚了,那就去一趟「月桂」喝下午茶好了。

“我果然……还是调整不过来情绪呢……红郎亲对不起,我好没用……”

仁兔这家伙干嘛这么自责的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许稍微逗逗他,他心情就会好起来。我就用仁兔平时称呼别人的方式称呼他:“我可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成鸣亲~你很优秀哦!”

“鬼龙,我不过就是个普通人,你夸的过头了?”

哈哈哈哈,本来只是想逗他开心,没想到我居然被反过来摆了一道呢。夸过头不至于,我是个实在人,只是很喜欢实话实说。后来仁兔还跟我说被后辈夸赞很不好意思,我们两个可是同龄人啊……不过偶尔用“成鸣亲”这个称呼,突然感觉自己变可爱了。

“哈哈,原来我称呼别人的方式可以变得很可爱起来吗?啊哈哈,红郎亲也很可爱哦~”

“这种称呼方式本来就很可爱哦~”我托腮看向对方,“特别是仁兔这么称呼我的时候……不过我这种武斗派也算可爱吗?”

诶?我本来就很温柔,所以可爱起来完全没有违和感吗?这种感觉……其实也不算坏,可爱也是一种魅力呢。或许……可以跟莲巳他商量往这个方向发展?当然……就他那样肯定不会同意的。

结果我们两个聊着天,不知不觉提到了伤感的事情……明明是帮助仁兔转换心情的……于是我把我点的「蓝莓之夜」蛋糕挖了一勺,塞到仁兔的嘴里喂他吃。这种感觉就好像妈妈给孩子喂饭……看他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一定是蛋糕味道很好吧?等等,我什么时候也跟三毛缟一样了啊!我只好很快地挖了一勺蛋糕塞到嘴里,依次掩饰自己害羞。

仁兔还跟我说,三毛缟和我一样是温柔又有实力,懂得如何保护别人,有这样一位和自己相似的朋友很好。我同意样也觉得有一位博学多识,懂得照顾他人情绪的人(看向仁兔)……也很不错啊!

看来仁兔心情好了不少呢,蛋糕也因此美味了许多。

今后我们也要一直保持这样的友谊啊……@Nito Nazuna 

「总有一天会百花盛开」

@Nito Nazuna 

「黑夜降临,不久后就是黎明;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即使现在是一片死寂,但那里总有一天会百花盛开」

我的好友,名为仁兔成鸣的那个人,就是黑夜里的引导者,引导他人走向光明;他也是冬日的暖阳,融化冰雪,使得鲜花得以绽放……

记得高三的时候,我总是为学业而头疼,生怕自己因为补考而耽误【红月】的训练和家里的事情。明明高中以前不是翘课就是逃学,现在的我居然会主动要求留在教室补习。每次在我因为复杂的数学习题苦恼时,仁兔总会留来下为我耐心地讲解。纵然我有时候会走神,他最多就是神情严肃一些,却还是耐心地为我讲解……听完他的讲解,我总能茅塞顿开。

“听懂之后就轻松了很多吧?红郎亲这样也就不用担心【红月】的训练和家里的事情忙不过来了。有我这个班长帮忙补课就没什么问题了吧?不过看样子你也很难休息呢。”

仁兔的衣服……是不是开线了?毕竟他也帮忙给我解题了,我也要为他做点什么呢?我连忙摸索着自己身上,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缝衣针去为他补衣服……嗯,看样子身上是没什么了。那就只能拔下来自己的耳钉了……

“红郎亲?我的衣服上有什么脏东西吗?”仁兔用他橘红色的双瞳疑惑地看着我。

我只是低声说:“仁兔,站在这里不要动……”

“呜喵!红郎亲不会咬(要)刺撒(杀)偶(我)吧?”

仁兔他又忍不住大舌头了,是我太凶的缘故吗?我什么也没说,凑近他的身边为他缝补衣服。

“呦西,这样就好了……刚才看到你的衣服开线了,没有直接告诉你。我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哈哈,谢谢红郎亲,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呢。红郎亲才不凶,我很清楚,红郎亲是个温柔的人哦~”

以前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凶狠的外表下隐藏着温柔,只认为是自己的本能罢了。听了仁兔的话,我才明白过来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温柔……仁兔他是个很好的引导者,不管是对【Ra*bits】的那几个孩子,还是对我,甚至是其他的朋友,亦是如此……

过去的他作为人偶,只是任人摆布,没有自己的思想感情;现在的他作为仁兔成鸣,一个活生生的人,指引着处于迷惘的人不断前进……

今后也作为你自己,作为仁兔成鸣,开创属于自己的未来吧?我会和你一起进步的。



学院的帝王,艺术的偶像组合「Valkyrie」……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很厉害的组合,但是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遇到危险……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叹了口气,不会又是那家伙来找我吧……

“喂,鬼龙,我找你是为了让你加入「红月」……”

“我管你是红月还是绿月,总之别来烦我!”

我草草地和莲巳说了几句,不耐烦地挂断他的电话。这时候传来了很清澈的歌声,那声音让人感觉到舒适。我顺着歌声走去,在那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不对,是男生。

“你是斋宫那个组合的……我叫鬼龙红郎,姑且算是斋宫的青梅竹马。”

少年望着我不敢开口。

“你倒是说句话啊!”

本来就被缠着加入什么「红月」就让人有点生气,对方居然无视我更让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少年宝石红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我连忙意识到自己没控制好情绪,向他道歉。

“总之你要记得提醒那家伙,一定要小心,现在的梦之咲已经掀起来了革命的浪潮,「Valkyrie」帝王的位置,不久之后就很有可能坐不住了……”

……

几个月后

「Valkyrie」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了,现在称霸校园的组合是「Fine」,之前明明提醒过要注意……

前面有个人倒了下来,看那样子,一定是小斋又没好好吃饭了……我将晕倒的小斋抱起走向医务室,结果他在半路上醒了过来。

“喂,笨蛋龙君你放我下来啊!不用你送我去保健室!”

“哈哈,抱歉了……”

我和斋宫两个人来到天台。

“你最近有好好吃饭吗?”

“哼,我才不喜欢在我的体内摄入过多的异物呢……”

真是的,从小就不好好吃饭,经常因为低血糖晕倒,难怪我妈经常说他呢,这个笨蛋。

我能理解他想要重新回到王座的心情,不过那家伙一口否认,仍然坚信自己的组合屹立在顶端。

“鬼龙……你说……到底是谁把学校变成这样的?”

我愣了一下,毕竟我现在的立场很尴尬,也不好说究竟是谁的错。我……终究是屈服于学生会势力,站在了他的队立面。

我也只能这么跟他说:“我们只是输在了没能识破那帮人的计划罢了……”

明明自己发过誓,要保护好小斋的……可是我还是选择了另外一边……

“那么,「Valkyrie」就出战梦幻祭好了,要让那帮愚民见识见识我们的实力!”

啊哈哈……不愧是【五奇人】,连说话方式都很奇特……

但愿他能在不久之后的梦幻祭上顺利,舞台上还是要靠他自己,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提醒。如果他在梦幻祭上遇到我的组合……甚至是学院新兴的最强组合……那重回顶端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难上加难了……

我加入「红月」,帮助学生会势力,是正确的选择吗?


是cb向,详情看上一个帖子我和仁兔的对话 .b

仁兔真的很让我觉得暖心啊,虽然之前出了这么多繁琐的事情让我感到状态不好。今天一回来仁兔就抱着我的时候,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很多……就感觉仁兔像是我哥哥一样的存在呢(笑)。

话说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沉思)……

记一次小聚会

今天晚上本来约好和Rhythm Link的各位一起去聚餐,因为部分人有工作的关系,最后每个组合派了代表去。Undead那边来的是大神和乙狩,Ra*bbits是仁兔和天满。看见大家其乐融融的样子,让我回忆起以前在梦之咲的快乐时光。

中途仁兔还给大家买了项链,项链上刻着每一个人的名字,不得不说真的很贴心。天满看见牛角包吃的很兴奋,大神和乙狩也很享受牛排。后们无忧无虑的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羡慕(浅笑)。

最后吃完饭准备走,大神和乙狩告诉我们六月份他们要准备和Crazy:b的组合曲就先回去训练了。天满突然犯困,我背起他的时候,听见他嘴里一直在说“面包”“冲冲”之类的词语。回去的路上仁兔也在和我讨论着后辈们,听说他那边的三个孩子们会在晚上打着灯训练。而和我同组合的神崎,现在也接手了很多个人工作,活跃在偶像界。身为前辈的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总之,今天晚上谢谢你们@仁兔成鸣 @天满光 @Ogami Koga @Otogari Adonis ,聚餐真的很开心。希望下一次聚会,事务所能全员到齐。

(www对不起我文笔很烂,如果ooc致歉.b)

没记错的话,今天是仁兔的生日吧。现在的他已经上了大学,肯定要用到笔记本,就专门为他买了一个兔子笔记本。虽然礼物很便宜,但是这也是我的心意。高中的时候我成绩不好,一直都是仁兔帮我辅导功课,还经常借我笔记。真的很感谢你一直帮助我。

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仁兔以后学业有成,偶像活动也要更进一步。@仁兔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