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龍くろ「Mafia.Ver」

各位制作人和偶像们大家好,我是「Rhythm Link」事务所旗下组合「红月」的成员鬼龙红郎。不管是打架还是缝纫,都请交给本恶鬼吧!

(又一次和@Nito Nazuna(更不勤。 的cb互动.b)

最近越来越冷了……早晨我锻炼结束回到星奏馆,偶然遇见了仁兔。很久没有和他见面,我们两个人就在共享房间寒暄起来。不如……我这匹“饿狼”就稍微捉弄一下这只“小兔子”好了……

我就俯下身,双手拖着仁兔的脸颊揉。

“呜呜……哄囊青尼芹以点……唔嗦发涂自不清……(红郎亲你轻一点,我吐字不清了)”

“好好好,我不捉弄你了!”我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不得不说仁兔很注意保养呢,你的皮肤好像很不错呢。”

“哼哼,那是当然,只要注意作息规律,每天坚持擦润肤霜就好了。这是岚亲告诉我的。”

他突然在盯着我的脸,眉毛皱着,然后他示意我低一点,闭上眼睛。总感觉有双冰凉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揉来揉去,还有点黏糊糊的……

“仁兔,你这是……”

“好了,红郎亲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清爽,仁兔手里拿着一盒润肤霜。难道刚才他是在给我涂抹这个吗?我平时也不太注意这些,不管是夏天涂防晒还是冬天涂润肤霜……莲巳也因此没少说过。可是这玩意黏糊糊的我好不习惯……

“刚才是对红郎亲捉弄我的小•惩•罚哦!还有冬天一定要注意护肤哦,就算是男孩子也要保养好皮肤,我们可是偶像。”

他还把一盒润肤霜送给了我,是蓝色塑料盖子的,上面还印着“潤いクリーム”(润肤霜)和小兔子的图案。我又欠了他一个人情呢。即使是在大家眼里很可靠的我,也会有疏漏的时候,特别是护理这一方面。我也要想办法适应这些护肤品了……

最喜欢的「红月」的时期吗?曾经的那个「红月」作为梦之咲学院学生会势力的一份子,不过是他们的利刃,我也伤了不少人;现在的「红月」失去了往年的光芒,在事务所的地位岌岌可危。但是……自「革命」结束的那段时间,我最喜欢了。我们不是作为学生会的利刃,而是真正的组合……作为一个普通的组合活动着。那个时候,我和莲巳、神崎都在学生时代……那个时候我最喜欢了。是我们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不过啊……即使现在的「红月」很艰难,我也会坚定不移地陪着大家走下去,我相信我们会改变那岌岌可危的地位。

(是天下布武的戏,理解可能稍有偏差,ooc致歉.b)

妄自菲薄是我最大的缺点,这话是莲巳说的……我从来都没有和现在一样,觉得自己很没有用。

一切还要从一份企划说起:Rhythm Link事务所是个老牌事务所,那些有排面的工作基本上都是高层安排给他们的,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人是几乎没有机会参与的。然而「UNDEAD」和「Ra*bbits」和我们「红月」是同一时期的,他们都能接到有排面的工作。也许是和「Crazy:B」的挑衅有些关系,事务所不敢轻易动用我们有点关系……但是根本原因,就是「红月」自身的风格,传统与和风,这种风格简直是太常见了,很难得到观众的青睐。为了应对危机,我和莲巳准备了自认为很好的企划书,就是在服装这方面,是我设计的。我本以为企划能很顺利……可是那些事务所的高层说「你们是打算穿着这么不入流的衣服去唱歌跳舞吗?简直是难以置信。这是要给我们事务所的招牌丢脸摸黑吗?」

因为我没有具备真正的实力,所以才连累了莲巳和神崎……我这种人,或许就是危害「红月」的癌细胞吧……

因为这件事情,我和莲巳久违地吵了起来。

“都说了,你这家伙少说那种话,别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你这种性格,我早就看不顺眼了!”

他就是那种不论何时何地都只认为自己一个人是对的,周围的人就像是傻子一样,做什么都是错的……真是自以为是的家伙。

“你到底在激动些什么啊?我从来就没说过那种话,你在认真听吗?”

切,就算我听了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就是个愚笨的人,脑子不好。莲巳说这也许是和我曾经是不良的经历有关,给我留下了心结,不过……偏偏这个时候神崎也在,真是的,我怎么能在后辈面前对着队长大人乱发脾气。

由于最近「红月」的工作很少,神崎他才能准时地上学放学,然后回到事务所。我当时太激动,都没能察觉他的存在。即使莲巳提醒我不能迁怒于人,我还是有些不爽,我是不是做什么他都看不顺眼?!

“这话是我问你才对吧,我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我现在生气可都是为了你啊?”

我什么时候拜托他做那种事了?自以为是的家伙!现在谁还会对一个地位岌岌可危的组合有兴趣呢?反正“伟大”的队长大人他“说什么都是对的”。那我们在不在都无所谓了,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趴在空中庭院的护栏前,微风吹起我的头发,我朝着下面的风景望去,回想着刚才和莲巳吵架的那一幕……迄今为止我都在干些什么呢?丢人丢大发了!不是莲巳他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而是他太完美,只会说正确的话……如果放到以前,我就最讨厌那种只会说教用大道理压着别人的性格的家伙。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能做到走上正途,改变自己错误的想法,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不是一个劝诫就能做到改过自新的。

说起来以前,妈妈也是这样批评我的……比如说要把头发梳整齐,用过的东西放回原位,不能欺负小斋。也许是莲巳的性格和妈妈的性格相似,我才能被他吸引吧?明明说过要做到保护好自己的青梅竹马,结果我没有做到。本想以后不用暴力,很多时候又不得不暴力地解决问题。我把莲巳他当做了救命稻草,就像是个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我变得开始依赖于他,放弃了独立思考,因为那样会更轻松一些吧……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只不过是被大家吹捧为全校最强,就以为自己很强悍,但其实和婴儿时期相比根本就毫无长进。」

「不过啊。就因为不论何时莲巳都是正确的,所以他才会批评这样依赖着他的我,说让我自己去思考……」

「他让我不要把脑子笨当做借口,让我好好运用父母赐给我的脑细胞,转动脑子去思考问题。」

可是我根本就不擅长这些,所以才会冲动地使用暴力吧?

老妈,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从未想过,一直被别人觉得凶神恶煞的自己,居然也能被孩子们簇拥着……每次我看着这张高中时代去幼儿园和仁兔他们出演《小红帽》时孩子们粘着我的这张照片,总能让我回忆起来那个时候的事情。

记得是高三的时候,我因为在一部影片里客串了教师的角色,就接到了参加儿童节目的邀请。我也在想,这样凶神恶煞的自己,怎么样才能扮演出阳光开朗的大哥哥的形象?甚至连给人打招呼都尝试过模仿以往的儿童节目主持人说话的口吻,反而把同队的神崎吓了一大跳。

正当我苦恼的时候,仁兔所属的放送委员会在准备去幼儿园表演的人偶剧《小红帽》。我原本只打算帮他们进行缝纫人偶的工作,让我出演角色的话,我实在是不擅长。当时的角色分配是由小姑娘扮演小红帽,仁兔扮演大灰狼,还有仙石扮演猎人,神崎扮演老奶奶。演出当天小姑娘在坐班车的时候发生了交通事故,我也不好让演出延期。不过帮着他们缝制人偶的时候,我也记了小红帽的台词,就尝试着扮演小红帽的角色。

“我是小红帽哦,现在正准备去看望奶奶。妈妈,我出门了~嘿呀!”

糟糕,我怎么不由自主地做出了空手道的动作,还差点打上仁兔……看来我根本不擅长这方面的事情……我都打算找个人来架住自己了。那个时候仁兔告诉我:“要带着自己是「小红帽」的意识来演就可以……”

带着自己是「小红帽」的意识吗?我深吸一口气,和仁兔他们开始了表演。我从来没有出演过和自己反差巨大的角色,这一次不仅表演很顺利,还有很多孩子都簇拥着我,都想挂在我的胳膊上……他们真的是,比我妹妹还难缠。不过,就这样看着孩子们的笑脸,被孩子们亲近……这样幸福的感觉……我似乎也找到了出演儿童节目的感觉了。等活动结束后,就当作是为了感谢大家,请他们吃一顿饭吧?

“红郎亲并不凶哦,你一直都是很温柔的,所以大家才会记住红郎亲的恩义。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我很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

回忆起仁兔对我的评价,我也暗自下过决心,我要向大家展现出真实的自己,打破别人对我的刻板印象。我并非是外表凶悍的人,我就是我自己。

阅读提示:我不是按照游戏里写的.b

欢迎光临吸血鬼城堡,作为小姐/先生的引路人,我将邀请你来参加「百鬼夜行」的盛宴。请随我来到大厅。(弯腰行礼,随后单膝跪地轻轻牵起你的手,起身,托住你的腰)不妨和我共舞一曲?

哈哈,你是说说我像个混混,穿上吸血鬼的衣服还是有模有样的血族中的贵族吗?虽然平时我是和队友出演传统的日式风格的演出,偶尔换成西洋风也没什么吧?看你刚才很享受的样子,那就是说明……我的舞蹈还是有很大的进步呢。

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你我二人的双人舞了,莲巳和神崎还在等着我准备《月光奇谭》的表演。我先送给你一些自制的蜂蜜糖,我不太会说甜言蜜语,所以就用糖果来让你感受到甜蜜。如果你喜欢的话,那我以后就多准备一点。

那么,请你来享受不一样的「红月」的表演吧!现在就由我们大显身手了!

阅读提示:同Treat部分,都是自己原创的.b

哦呀?你身上的血液问起来很香,不知道合不合我的胃口……(轻轻舔自己的嘴唇,露出锋利的獠牙,逐渐向你的脖颈靠近)居然在发抖,是害怕我这个吸血鬼吗?

(怀中的人因为感觉到害怕,于是猛烈地推开了我)啊哈哈……开个玩笑,我只是因为学院准备的活动所以才扮演吸血鬼,怎么可能是被朔间附身了?哈哈哈,毕竟成熟的男人还是要稍微有点危险气息才能更有魅力……

刚才吓到你了,抱歉啊……你是说……刚刚我的举动已经让你感受到那种「富有危险气息的魅力」了?看来接受朔间他们的指导还是有点帮助的……

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你我的二人时间了,莲巳和神崎还在等着我准备《月光奇谭》的表演。我先送给你一些自制的蜂蜜糖,就当是对刚才吓到你的行为的道歉。不过偶尔捉弄一下你,看见了你被我捉弄的可爱的表情……如果有相机的话真想记录下来。

那么,请你来享受不一样的「红月」的表演吧!现在就由我们大显身手了!

各位万圣节快乐啊!事务所的活动我也准备好了,但是我还要去梦之咲学院那边处理事情。「Trick or treat」的话,也只能在学校进行了。看来今天注定不平凡呢。就是不知道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Trick选项     Treat选项 

疏漏的内奸

世界观:黑帮pa•平行世界版.b

“白鸟……你……你这混蛋!”我浑身是伤地趴在地上,怒吼着那个被我疏漏的内奸——新人白鸟蓝良。没想到,在横滨派里很有说话份量的我,会栽倒在他手里。

“新首领啊,看来还是您疏漏了呢……我就是那个隐藏的最深的内奸……”他一脚把我踢到楼下,我从二楼跌落到沙滩上,身体滚到海水边。他一声令下,几个黑龙会的人把我扛起来,丢到了海水里。

身体在下沉,海水顺着我的耳朵、鼻孔、口腔,漫入到我的身体……再加上之前体内的毒素,一点点地入侵着我的身体。本以为杀死天祥院就足够了,没想到……一时大意……

不过是之前他被天祥院抓住的时候,我为了让他活命,小心翼翼地和天祥院战斗。结果他居然恩将仇报,还想杀死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

那个父母双亡,亲生哥哥被开黑枪的孩子。他本该是无忧无虑的高中生,结果被卷入到帮派之争……现在白鸟要杀他,而我却无能为力……

对不起,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我是个很差劲的家伙吧……

就这样,被称作「赤色恶鬼」,在黑帮世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鬼龙红郎,死在了一个无名小卒的手里。本来身上的伤还有望治好,最终却淹死在茫茫大海里……

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你们两个啊……守泽,前代首领……

阅读提示:全程对话体.b

巴黎时间,凌晨一点(东京时间,早晨八点)

“看来你已经起来了,鬼龙,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不如说你在巴黎还没睡吧!这么晚了,一定要要注意休息。在做什么,服装缝纫吗?”

“嗯,差不多。马上就准备完了,过一段时间要回国和影片进行演出,哈欠……有点困了,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我休息一会儿就要乘坐回日本的航班了。”

“虽然没有等到巴黎时间零点送祝福,但是……祝你生日快乐,斋宫……”

“哼,看样子你也没有忘记我的生日啊。能和你成为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

“看来你还是这么不坦率呢,你在电话那头也乐开花了吧?哈哈……”

“闭嘴,我才没有。但是谢谢你,龙君……”

“新的一岁也要朝着更高的阶梯加油啊,我相信你,我的朋友小斋……”@Itsuki Shu 

(阅读提示:是es1时期,罗马音在画的时候写错了很抱歉,好久没有写和专兔的文所以有感而发,仁兔版本的在这里~♪ .b)

呼……总算收拾地差不多了……

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我抹去额头的汗水。明明快入冬了,也许是长时间的清扫房间,我感觉到身体的炽热,看来……工作量有点大,如果衣更他们在的话,或许会轻松一点……

存放着书本的箱子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其实我本来是个粗人,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感兴趣。自打我参加了历史知识节目,也开始看书了。整理箱子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幅画,好像是……一年前我没有毕业的时候,在美术课上画的。

画面上的仁兔勾起了我的回忆:那是高三时代的美术课,老师让我们在班级找一名理想的模特,以“最棒的笑容”为题画画。

唉,那几个家伙果然还是……翘课……我望着寻找搭档的众人,最终还是选择了那个“老搭档”仁兔。仁兔本身就很好看,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的……只是他,我该怎么样,去描绘这个少年的笑容呢?

“红郎亲在思考的时候总会皱眉呢……”

少年突然开口说话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地摔下去,幸好我块头大个子高,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也就是有点轻微的疼痛。

“啊……抱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了。”我坐起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不是,有点影响你?”

“没有那回事哦,我倒是看着红郎亲的脸,有点灵感了。”

他的脸颊浮出笑容,开始勾勒自己的画。自从脱离了「Valkyrie」之后,他似乎也在表现出真实的自我了。仁兔成鸣,他就是他自己,是活生生的人,他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也就是这一瞬间,我有了灵感,开始沉浸在画画的乐趣中。我成绩向来不是很好,作业也是勉勉强强合格,只有这一次……也许是因为我经常画服装设计图,有点绘画功底的缘故,少见地拿了优秀。结果时间一长,我就把它压在箱底,直到现在才看到。

既然我当时是报以对他的祝福所画的画,那么现在送给他还来得及吧。待我收拾好房间,我在书桌上,给这副画留下了签名。

“最高の笑顔,Nito Nazuna。by——鬼龍紅郎。”

现在就拿去送给仁兔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呢……

不过仁兔都能做到舒展眉宇,露出真实的笑容,我是不是也可以做到呢……

@Nito Nazuna(更不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