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龍くろ「Mafia.Ver」

各位制作人和偶像们大家好,我是「Rhythm Link」事务所旗下组合「红月」的成员鬼龙红郎。不管是打架还是缝纫,都请交给本恶鬼吧!

我的专兔给我说她的文被抄袭了,戏被搬运到了mp,经过比对几乎完全一样。但是时间:注意第一篇天使的,原文是去年11.9的,复制粘贴的时间是6天前。第二篇烟花的原文说今年1.13,复制粘贴的时间是七天前。

据说mp那个仁兔说自己文是原创,但是这重合度过高了。时间就对不上,希望那个仁兔看见之后,能够给罗马音仁兔中之人魏雪老师道歉。我是魏雪的朋友,不能允许她的文被别人抄袭!她是我最喜欢的仁兔成鸣,也是我的专兔,我会维护她的知识产权。

以上,魏雪由我来保护/

800粉丝福利稍微日更一周,营业黑帮pa,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请@Amagi Rinne 和我一起,来个《首领副首领还魂记》(狗头)

(顺便求一下mafia红郎的卡面)/

深夜挑灯,缝着下一次演唱会的演出服,不自觉地头低了下去,感觉眼皮都在打架,全身充满了疲惫。自从我正月假期结束后回到事务所,最近总感觉很疲劳。无奈只能是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换好了自己的睡衣准备早早入睡,而且服装的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明天应该能做完。

正准备关灯进入睡眠,不怎么与旁人触碰的斋宫突然拉着我的衣服袖子。我正想问他有什么事,他给我拿出来一张服装设计图纸……因为是要转换风格设计和风所以才想和我商量吗?虽然有些困,但是别人的请求也不好拒绝,我便给他讲解起来有关和服设计的事项,那家伙居然还拖着我问了好久,眼看着马上就要十二点了,我也只好匆匆给他讲完。

就在我以为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衣更拿起了手机在给谁打电话,濑名在宿舍里面徘徊……他们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我也不好问他们怎么了,只能准备换下外套,濑名又突然轻声咳嗽,是感冒了吗?正准备询问濑名的身体,有人在敲宿舍的大门。推开一看,莲巳、神崎,Rhythm Link的大家,还有「武道家•心」和「留宿户外队」的朋友们来了。莲巳和神崎端着蛋糕,仁兔和天满拉响了手中的礼炮……


“生日快乐,鬼龙!”


这段时间太忙碌,我居然连自己的生日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原来斋宫他们故意拖着我,是为了这一瞬间的祝福……我身后也是被大家好好关心着的……


我笑着接过蛋糕,对着大家回应……


“谢谢你们……”

前3B的一次特殊聚会

(阅读提示:这篇纯属自己脑洞,想看一些元3B的贴,请勿提及se se的东西/)

前几天我受到莲巳的委托去给在New Dimension担任副所长的青叶捎文件,这些东西都快把我的视线阻挡住了……都是刚毕业不到一年的人,怎么要处理这么多东西。这大概就是身为高层的忙碌吧……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偶遇与青叶同一个组合的孩子春川,我们把东西放在了青叶的办公桌上。青叶他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透过他藏青色的卷发下的发丝,我看见了很明显的黑眼圈,还有一杯放凉的咖啡,连盖的东西都没有。我拿起青叶座椅上的外套,轻轻为他盖上。

“红色大哥哥,需要宙把前辈叫醒吗?”

“谢谢你的好意,还是让他睡一会儿……”

没想到我们二人小声的谈话惊醒了青叶,他看见我来之后连忙戴上眼镜向我问好。看着他那糟乱的头发和慌张的表情,还有眼白处明显的血丝……这家伙这几天是通宵了吗?

“红郎君怎么不在Rhythm Link,来New Dimension找我有什么事吗?”

偶尔该让那家伙放松一点……我这样想着,然后脑内回忆起朋友跟我说泡澡可以有效的环境疲劳,据说离星奏馆不远处有一家生意红火的澡堂,刚好可以借这个机会……

我不好意思地挠后脑勺:“啊……给你送东西的顺便,想问你这周有时间吗?我想带你去澡堂……”

“洗澡的话在宿舍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带要去澡堂呢?”

这个笨蛋……在事务所太忙碌所以更迟钝了?我不由自主地扶着自己的额头。最后我给他解释一番,他才同意在星期五那天和我一起去澡堂。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我和青叶在宿舍收拾好东西前往那家和风澡堂。没想到青叶居然准备的东西不是很多,只有一些基本的用品。正当我们两个人准备进入更衣室,仁兔差点撞到我们。

“红郎亲,纺亲,你们也来泡澡吗?”

“红郎君无论如何都要带我来这家澡堂洗澡,我本来想着在宿舍洗就好……”

听他这么一说,我假装很凶地瞪着他,青叶迅速停止了说话。推开更衣室和澡堂之间的门,那里居然是——朔间、日日树、深海、月永……?当年3B的同班同学居然都在澡堂里面。

“没想到当年的同学们居然都在,吾辈甚是欣喜诺……”在我正对面享受着浴池的热水的朔间对我们打招呼。

也许是经常泡冷水池,深海貌似有点缓不过来,他晕晕乎乎地走到淋浴那边。紧接着日日树和月永就把他们拿来的小黄鸭对准我们三人。我和仁兔倒是躲开了,就是可怜了青叶——他全身被滋满水,又被月永一把拉进浴池里。

呼……泡热水澡真舒服……我把身体往水里浸泡,享受着舒适的热水。看着那边的青叶,他貌似比在事务所的时候放轻松了不少,和大家交流着一些有趣的话题。

我也算是帮助了他吧?既然如此,那我也该好好享受这样的场景了……

虽然但是对不起这位妈咪,为了不影响观感就不打tag了,只图一乐/

丹希厨房•Rhythm Link年会之「红月」篇

转眼就是正月了吗?这一次事务所的年会好像是请我们事务所的三个组合参加一期综艺节目。目前「红月」这边负责的是一种特殊的日本料理——寿喜烧。

先大概讲一讲关于寿喜烧的两个传说吧:

传说一:

寿喜烧又可称为锄烧。据说最早起源于日本古早年代,农人们于农事繁忙之余,简单利用手边可得的铁制农具如锄、犁的扁平部分,于火上烧烤肉类果腹因而得名。现在因为经济的发展,以前的农具也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石锅。

传说二:

由于佛教、神道等各种影响,古代的日本是有禁肉令。在德川幕府时期,一般不食牛肉,除生病进补或是除了因为有值得庆祝的日子而吃“寿喜烧”(有点类似于为了庆祝某件事物而吃红豆饭)。当时的寿喜烧的食材是鸡肉,所以又叫鸡素烧。直到明治时代,受到西方饮食文化食用牛肉的影响,东京开始出现“牛锅”,被认为是文明开化的代表料理,这种牛肉火锅也开始风行起来,也就是现在的寿喜烧。

现在也该开始寿喜烧的制作了……(看向旁边的「UNDEAD」和「Ra*bits」)羽风他们是在制作慕斯蛋糕,仁兔和紫之这边准备的是……银耳莲子粥和面包。大概就是……献上新年的甜蜜和让身心得到滋养吗?那我们「红月」准备的寿喜烧也不能输给你们!

首先是准备食材:神户牛肉、洋葱、老豆腐、魔芋丝、蒿子杆、白菜、萝卜、昆布、香菇、金针菇、茶树菇……

接着是蘸料的材料:日本酱油、清酒、味啉、糖、木鱼花、木鱼素、辣椒粉……考虑到有些同事的口味,也需要准备一些无菌的生鸡蛋液。

首先神崎他先用厨房专用纸吸取了豆腐表面的水分,用平底不粘锅,加一点橄榄油,把豆腐煎到两面发黄。

豆腐盛出,锅里另放一些橄榄油,将洋葱和切好的和牛略炒一下,牛肉变色即可盛出。不得不说一下神崎的刀工是真的很好,和牛切的都很均匀,可以说是薄如纸了。

“莲巳,鸡蛋液蘸汁拜托了!”

我用日式酱油、味啉、清酒、糖、木鱼素、盐、辣椒粉调制寿喜烧的蘸料;莲巳也按照我的指示,把无菌蛋的蛋液打散。

接下来要到关键的步骤了……

炒过牛肉的平底锅里直接加水,放入难煮的海带、萝卜、白菜帮、香菇,加入调味汁,先中火煮10分钟,然后放入蒿子杆、白菜、魔芋丝、金针菇、茶树菇、豆腐,继续煮10多分钟,水收汁的差不多了,把炒好的和牛和洋葱放入,略煮几分钟。

呼……看来是很好地完成了!在我们的配合下,寿喜烧也算是大功告成了。比起「UNDEAD」和「Ra*bits」,我们的料理食材种类很多,但是很有过正月的气氛。我招呼着来我们事务所串场的主持人椎名和其他组合的好友们坐下来,品尝着寿喜烧……天满似乎是吃得很着急,还烫到了自己的嘴巴,一旁的真白一边说他一边准备了凉水。仁兔和紫之还在给我们分享银耳莲子粥和面包,羽风也和组合的成员说寿喜烧吃完之后用他们特制的慕斯蛋糕做饭后甜点……

上一次像这样样其乐融融的相聚,是什么时候了……有点想不起来了,久违的年会,就陪着他们闹腾一次好了……终究是因为工作让我们彼此疏远,但是我们也会因为一些重要的聚会聚在一起,隔阂这种东西也就不存在了……

今后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了!

这个时候仁兔戳了戳我的肩膀,趴在我的耳边跟我说了些什么……饭后去参拜神社吗?这个提议也不错,事务所的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也该一起去神社了。椎名,不如你也一起来吧?担任我们的特邀嘉宾辛苦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已经迎来了2023年了,祝「制作人」,还有大家2023年新年快乐哦!难得的正月,当然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现在我已经换上了和服,和老爸、妹妹一起去参拜神社。听说今年的神社很热闹,也想把「红月」和事务所的伙伴们叫来一起去参拜啊……

顺便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不久之后我就要在事务所和羽风、仁兔、紫之他们一起准备一场很热闹的活动,还邀请了同为「留宿户外队」的椎名来当特邀嘉宾。这一次的活动我想会很圆满地完成,希望大家可以观看我们的节目。祝大家新年新气象,更进一步!我顺便也会准备一些小惊喜,听说2023是兔年,我会把亲手做的兔子玩偶送给几个幸运的小姑娘和同事。

也不知道会花落谁家呢……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支持我们「红月」!

想了想最后还是开了语C号,回戏随缘,虽然很辣鸡就是了.b

请在即将到来的2023年和红郎亲多贴贴吧!最近发帖也没人和我贴贴好寂寞,oioi/

圣诞树最顶上那颗闪亮的星

阅读提示:本篇有提及到日服的活动卡池剧情,剧情也被吐槽,注意避雷.b

圣诞节我久违地回到了家里,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疏忽了对家里的关心。不过目前看来老爸不是很在意,甚至很高兴地告诉我他涨工资的好事。就是妹妹她一脸别扭地说“成为偶像的人可真好,而且我也没想到你会是偶像”……

怕不是上次为了哄他高兴,我去求助凛月,甚至是一反常态的样子被她嫌弃到现在吗?我只是记得后来她在电话里跟我说,我做好现在真实的自己就足够了。应该是我想错了……回忆起今年的点点滴滴,「红月」似乎是失去往年在梦之咲的风采。在「天下布武」之前,我们基本上没有接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往日梦之咲第二把手的荣耀光芒已被社会的风潮销蚀得失去了当初威风和光芒……我和莲巳、神崎比起来,果然是差劲的家伙啊……「红月」大概也不需要……

不对,我怎么不知不觉想到这个方向去了,这个问题不是早就解决了吗?「沸かす血潮 撥ねる紅蓮 しかと引き受けた」(翻译:沸腾的血潮 摇曳的红莲,更让我心意已决)。「红月伊吕波之歌」不就是这么唱的吗?我已经决定改变自己,何须太在意以前,甚至是无中生有地责怪自己。我这样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家人和「红月」的各位,还有那些支持我的人?

我一边想,一边和老爸、妹妹布置家里的圣诞树。想起来我似乎还亏欠对妹妹的陪伴,我把她抱了起来,她看上去不太情愿的样子,最后小声嘟囔着:“哥哥,可以,让我去放置圣诞树顶端的星星吗?”

最后在老爸的允许下,他扶着梯子,我护着妹妹,她把那颗星星放在顶端。并不是常见的圣诞树的金色星星,居然是红色的?

 「哥哥,在我眼中,你是圣诞树最顶上那颗闪亮的星。」

妹妹放好星星之后是这样对我说的,也不知道这丫头刚刚是不是注意到我的情绪了?自打她开始记事后,就没有以前那样坦率了。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我的努力是有汇报的,妹妹她真的长大了……今后我也会做你眼中那颗圣诞树上最闪亮的星星……